有很多人曾经讨论过这样的一个问题:随着越来越多的技术进入律师行业,律师的人数将会减少。


但有媒体报道称这个理论目前尚无证据支撑。实际上,一项最新的数据表明,特别是在以技术采用而闻名的英国等欧洲市场中,律师人数反而继续以健康的速度增长。


在一份有关法律部门现状的最新报告显示,尽管上个时代的律师正准备退休,但英国的律师人数正在实现净增长。


例如,英格兰和威尔士的律师人数从2011年的121,933人增加到2018年的7年后的143,167人。不管有多少人因为退休而离开了该行业,但总体上增加了超过21,000名律师。而且值得注意的是,这些律师都是具有实际执业证书的人,而不是单从法学院毕业的或其他地方获得资质的法律人。


事实上,只有在2012-2013年的金融危机期间出现了律师执业人数的减少。当金融危机过去了之后,数据显示执业律师人数恢复到了金融危机前的水平。

从2016年左右开始,我们开始看到越来越多的律师事务所在其工作中使用技术类软件,以帮助提高办公效率。英国律师协会最近的一项研究表明,秘书或律师助理等此类领域的工作需求即将消失。这样的研究结果其实是有迹可循的,因为从许多年前开始,这类工作的需求就开始下降了。


而现在值得注意的是,市场变化和经济走向对法律行业的影响表现的并不明显。

这是由于多种原因造成的,其中之一是工作需求的滞后性带来的。简单来说,行业内存在众多的渠道漏斗(pipeline),以至于整个经济体系中即使出现经济突然增长或突然下降,也会由于漏斗效应对律师行业产生较小影响。但是不可避免的是,律师行业最终会受到系统性风险的影响。


随之而来问题是,律师事务所采用新技术的数年后,最终会导致执业律师需求的减少吗?也许当我们到达2025年时,市场会给我们答案。但是,大多数业内人士乐观预期,律师的总数仍将持续增长。


这就提出了另一个问题:这怎么实现?


拿英国为例,自2008/2009年金融危机以来,英国经济增长乏力。2016年,英国投票支持英国脱欧,这在经济上几乎无济于事。我们已经看到由于房屋销售量的下降,导致此层面的消费者主体在不断减少。另外,我们已经看到了技术推动了办案效率的提高,并且在某些非常偏远的地区甚至推行成功了可收费的法律活动。


对于以上的研究我们有一些想法:


总体上来说,法律需求只会变得越来越复杂。对于要处理的新问题,法规会不断增加。就像这几天在朋友圈和微信群疯传的《民法典》草案;甚至像上文提到的英国脱欧这样的事情,实际上也只会增加更多的法律要求。


近年来国内蓬勃发展的大律所在进行版图扩张的时候,也面临着进入新市场带来的新挑战。


尽管现在较大的商业律师事务所正在使用律所管理系统,文档自动化模板等其他应用程序,但是总体来看,技术更新对法律服务领域的总体影响显然很小。我们可能有人会设想律师助理人数减少了,但是律师事务所,灵活的法律支持服务似乎”健康“状况良好,也许这是他们曾经经历过的最大的健康状况。


好的预期是,律师事务所内等待技术应用的需求仍然很大。


目前,法律技术似乎对律师总数没有显着影响。未来几年会改变吗?可能吧。但是,从长远来看,法律行业似乎具有难以置信的市场弹性。

正是由于以上几点,法律需求很少停止增长


要注意的另一件事是法律团队数量的增长,其速度快于私人执业律师的总数。有趣的是,法律团队试用技术类的效率软件数量往往少于私人执业律师。

还有一个关键点是,人数的增加意味着竞争只会越来越激烈。我们不想再被说贩卖焦虑,无端的焦虑只会增加痛苦。


基于我们对行业内律所管理系统和律师日常工作场景的了解,针对律师人群的技术类工具的要求被提的更高。不仅仅是满足日常办案基础需要,更要具有便捷的特定功能,不像某些软件只能满足单方面的需求。 

目前内测用户的评价大多还是惊喜的。

原因很简单——我们产品想法来源于律师,又高于律师。

创始人致力于律师效率工具产品开发很多年,从产品原型到每一次的迭代开发都费尽心血,这点在业内是难能可贵的。 

不仅如此,这款产品将脑机配合,团队协作,日程提醒,项目导图等功能全部融会贯通到和讼里,形成一套流畅的律师办案系统。


另外,案由法规的配套非常完善。如果律师能积极使用,会让整个办案效率大幅提高。 

普通律师在用四五个软件中切换才能满足基本需求,高阶律师只用「和讼」就够了。


告别软件马拉松,成为更高效的法律人。

添加下图二维码⬇️ ,回复“招募”,即可免费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