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4日。在一档名为《韩国向你提问》的访谈节目中,当被问到最思念的人是谁时,韩国现任总统文在寅回答:前总统卢武铉。当被问到最喜欢的电影是哪部时,他的回答是:《辩护人》。
 到底文在寅和前总统卢武铉有怎样的羁绊?他为什么最喜欢《辩护人》这部电影?本文为您深度揭秘。

// 辩护人:大热电影背后的故事 //

提到以律师为主题的电影,就不能不提这部豆瓣9.1分的《辩护人》。它是2014年忠武路第一部观影破千万人次的大热作品,也是韩国影史上第9部观影人次破千万的本土电影。和大热韩影《熔炉》催生出韩国未成年人性暴力相关保护法案一样,《辩护人》也改变了“釜林事件”的判决结果,成为了“改变国家的电影”。


电影《辩护人》以1981年韩国第五共和国全斗焕军事独裁政权执政初期的釜山为背景,以当时震惊韩国的"釜林事件"为素材进改编拍摄。

 1978年,只有高中学历的平民之子宋佑硕(宋康昊 饰)通过多年的艰苦努力,终于通过司法考试,并在成为法官后很快转行成为一名律师。律师从业期间,宋佑硕依靠赚来的钱让妻儿过上富足的生活,也还了七年前在饭店大婶那里欠下的良心债。进入20世纪80年代,韩国民主化斗争愈演愈烈。在“釜林事件”中,饭店大婶的儿子朴镇宇因从属的釜山读书联合会被控为左翼社团而遭到逮捕,更受到残酷的虐待和不公的指控。为了报恩,更为了“这样黑暗的社会绝不应该存在”,宋佑硕开始为民主和自由奋战。而片中的男主人公——人权律师宋佑硕,其人物原型,正是韩国已故总统卢武铉。(引自豆瓣)

 “釜林事件”即1981年全斗焕独裁政府对釜山地区的大学生及大学出身的活动家,以传阅危险书籍、进行非法集会、涉嫌违反《国家安全法》等理由进行拘留刑讯的事件。当时还是平凡税务律师的卢武铉在结识了受害学生后深受震动,并且免费为他们辩护。

探监时,惨遭韩国司法机关刑讯逼供的学生们给卢武铉带来了难以言表的心灵冲击。卢武铉在后来的书中写道:“学生们浑身伤痕累累,甚至无法相信作为律师的我,用恐惧的双眼一声不响地看我……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事情……由于气愤,我的头脑一片混乱,血液沸腾。”当天夜里,卢武铉对妻子权良淑说:“惨不忍睹,惨不忍睹啊!我们的儿子也将进入大学,这种社会绝对不应该存在。” 

从此,卢武铉走上了为自由和民主辩护的道路。而现任韩国总统文在寅,正是釜林事件中的另一个人权律师,从那时起,他就开始了和卢武铉并肩战斗的一生。两个人都是从律师开始,放弃安逸的生活,共同投身韩国民主化运动并最终从政,而文在寅也成为了卢武铉最为坚定的支持者和核心幕僚,并最终在2017年当选为韩国第19任总统。这篇文章总结了这两位从律师到总统的人生轨迹,分享给大家。

//“命中注定一般”的相遇 //

卢武铉和文在寅

纵观卢武铉和文在寅的履历,可以发现两个人的人生轨迹有太多的重合之处。


 卢武铉出生于庆尚南道的贫农家庭,初中时就做童工勤工俭学才有机会读到高中,考入釜山商业高等学校后,白天上学,晚上又兼职打工,饥一顿饱一顿才勉勉强强地读完了高中。由于没钱读大学,卢武铉就在自家山坡上动手盖了一间破茅屋,一边四处打零工,一边自学司法知识,连续参加了7次司法考试,从1966年一直考到1975年,中间当过兵,结了婚,连败6次的卢武铉同学毫不气馁,终于在第7次拿下通过率仅为3%的司法职业考试。

1977年,卢武铉终于成为一名公务员,任大田地方法院裁判官,但公家饭他只吃了一年,第二年就转职做了律师,办了一个私人律师所。4年后,在这间破破烂烂的律师事务所里,他等来了一生的知己和挚友——文在寅。

文在寅跟卢武铉一样,童年时家境贫寒,他爸在战俘营做劳工,他妈推着小车在港口卖鸡蛋、送蜂窝煤,是社会底层的底层,他也去做过童工,靠兼职一路读过来,但比起考7次才通过司法考试的卢武铉,他显得聪明得多。19岁就顺利考上庆熙大学攻读法律(和卢武铉同专业),并拿下全额奖学金。大学时文在寅还因为参加反对朴正熙的学生运动而短暂入狱,后来又应征入伍。1978年,文在寅以特战司令部第1空挺部队特战旅团陆军兵长身份退伍。司考也是一次过关,进入国家司法研修院后以全国第二名毕业,文在寅成绩之好,让军政权侧目。“绝对不能让这种危险分子当法官检察官!”

不屑于高分考生打破头首选的法院检察院,更不想成为军政权迫害异见人士的“打手”,文在寅毅然选择做律师,并最终与卢武铉相遇。

《辩护人》中的两位律师正是以卢武铉和文在寅为原型

我决心要当一个实实在在的律师,为人民发声。”年长7岁的卢武铉认真地说道,文在寅因为这句话感受到了共鸣,他决定追随卢武铉。两人在釜山成立了“律师卢武铉、文在寅法律事务所”,一起约好做“干干净净的律师”,专为势弱群体和民主法治发声。

例如,有被告人站着听审,并被绳索捆绑或戴着手铐,文在寅都会大声要求审判长,“请解开手铐!”“请解开绳索!”“请准备椅子,让被告人就座!”面对这样的情况,卢武铉则更加不客气,丝毫不给对方留任何情面。

这些做法使审判与调查阶段存在的错误惯例一次又一次得到了改正。

文在寅对此回忆说:“在我的印象中,律师是应该为受到冤屈之人讲话,并在这个过程中收获成就感的职业;但我周边的许多律师并不是这样,因此我和卢武铉就抱着这样的想法,自己开了律师事务所,并免费为普通大众提供法律咨询服务,虽然本意并不是要做人权律师,但很难拒绝一些普通百姓的冤屈,在为他们提供服务的过程中,我和卢武铉也成为了釜山地区最知名的人权律师。”

两人在不断战斗的岁月里,友谊日深,也为未来的从政经历积累了极高的声望。

在卢武铉的整个从政经历中,文在寅一直和卢武铉荣辱与共,以各种方式为卢武铉提供坚实的后盾和最有力的辅助。

2002年,卢武铉参加总统竞选,文在寅为他担任釜山地区选举对策委员长。卢武铉入主青瓦台,文在寅陆续担任青瓦台民政首席秘书官、市民社会首席秘书官。后来他虽因为身体原因短暂辞职,但2004年,卢武铉被弹劾停职,他重新回到卢武铉身边,担任他的辩护律师。2006年,卢武铉重新掌权,文在寅再次回到青瓦台任职政务特别助理、秘书室室长。2009年卢武铉自杀,这一消息也是文在寅首先对外公布的。可以说,文在寅陪伴了卢武铉的半个人生。

卢武铉曾说:“我对于能够拥有一个比我年少、但值得信赖的挚友文在寅而感到骄傲;我认为我自己是一个当总统的料,因为我拥有文在寅;而拥有好挚友的人,自然也能够做好总统。”

//卢武铉之死 //

在卢武铉葬礼上,文在寅(左)和挚友的遗像一起

毫无疑问,卢武铉无愧于“好总统”的誓言。


上台后,他不仅打破财团提供非法选举资金的惯例,还打击遏制财阀垄断与腐败,SK集团总裁崔泰源因侵吞公司资产被判入狱,现代集团郑梦宪因贪腐被调查自杀,三星集团会长李健熙也因逃税等指控被迫辞职。在打击财阀的同时,卢武铉还推动房地产税遏制日益高涨的房价,推动监察系统廉洁改革,可以说,一切为了人民的卢武铉,改革得罪了几乎所有的韩国统治阶级。

由于卢武铉持身自律清廉,原本财阀和反对派找不到机会,好不容易平安卸任后,新上任的总统李明博、财阀现代集团的代言人就开始了清算报复,这些人没有在卢武铉身上找到把柄,于是,他们便将黑手伸向了卢武铉的家人。

果然,在持续不断的调查之下,他们追查到了卢武铉的老婆和侄女婿,收受韩国Taekwang集团的受贿达到600万美元,李明博等人如获至宝,利用财阀势力控制下的媒体裹挟民众对卢武铉大肆攻击。在韩国媒体的狂轰乱炸之下,铺天盖地的指责和谩骂向卢武铉袭来。

民众一边倒的唾骂,让一直视名誉比生命还重要的卢武铉备受打击,把一生都献给人民的他,决定用最后的生命来唤醒民众,2009年5月23日,卢武铉在家乡庆尚南道金海市峰下村私宅的后山跳崖自杀。值得一提的是,卢武铉死后,那些唾弃他的民众,在他财产继承申请时才发现,这位与财阀抗争的总统穷尽一生,一点余财都没有,甚至还背负了约240万人民币的债务。

文在寅在卢武铉墓前

对此,文在寅回忆说:“这是我一生中最痛苦的一天。”他失去了人生的挚友、导师、大哥、一生中向光明而行的磊落君子。

在卢武铉的遗体告别仪式上,左派议员白元宇跳起来大骂李明博,叫他在灵前谢罪,还要上前动手打总统,身为治丧委员会负责人、卢武铉生前挚友的文在寅却出奇的平静,反而是向李明博鞠躬道歉:是我们失礼了,我们对前来吊唁的客人礼数不周。

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


懂隐忍,知进退,此时的文在寅已经是一个成熟的政治家,向仇敌鞠躬的他,已经在心里酝酿着将来的复仇。他在日记中写到:“他的去世,又把我引领到他的路上来。他已经自由了,但我依然要在他留下的课题中前行。

//从卢武铉到文在寅——“辩护人”的宿命传承 //

在电影《辩护人》最后,宋佑硕身居被告席,孤胆怒斥专政走狗,为法治与民权大声疾呼,已经觉醒的99位人权律师义无反顾地站在他身后,民主的大潮翻滚而来、逆之者亡。时光匆匆逝去,韩国军政府独裁统治早已倒台,2013年12月18日,《辩护人》在韩国上映。2014年2月13日,釜山地方法院对“釜林事件”二审宣判,改判被告人无罪。此刻,距离一审已经达33年之久。

33年前,为釜林事件迟来的结局奋勇战斗的“辩护人1号”——为众多底层平民辩护过的卢武铉前总统早已用临渊一跃,放弃了给自己辩护的权利,结束了自己传奇的一生。如今,文在寅这个曾经和卢武铉一起战斗过的“辩护人2号”跟随着逝者的脚步,成为韩国第二位平民出身的总统。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文在寅先是在“闺蜜们”事件后以在野党身份弹劾朴槿惠,顺水推舟地继任新总统后又立即启动对李明博的调查。2018年3月22日,首尔中央地方法院以贪污受贿的罪名将李明博批捕。

前任韩国总统李明博

2017年,5月23日,朴槿惠出庭受审。
2018年,5月23日,李明博出庭受审。

这个特殊的日子——5月23日是卢武铉总统的忌日。

然而,文在寅的复仇虽然取得了初步成功,接下来他想走的路却寸步难行。 

2009年3月,韩国女艺人张紫妍留下一份列有被逼向30多名企业、媒体高层提供性招待的名单后自杀身亡。遗嘱中披露:2005年至2009年间,张紫妍被经纪公司要求,向大企业、金融机构高层人士、演艺企划公司负责人、新闻媒体高级主管等31名男性,先后提供了上百次“性接待”服务,其中一次甚至被逼签订协议与四个男人同床,如若不服从即会遭到经纪人的殴打凌辱。

2019开年,“李胜利事件”持续发酵,丑闻愈演愈烈,涉毒、贿赂警察、员工偷拍的女性隐私不雅视频,提供性交易,给投资人拉皮条……2019年3月18日,文在寅下令彻查“张紫妍案”和“胜利夜店案”,而在当天,文在寅说道:“我们要以命运为赌注,彻底查明真相!”


一个国家的总统,彻查两个明星的案件,为什么要赌上命运?因为他清楚,这两起案件中牵涉的娱乐公司,其背后就是财阀们,彻查真相就是对财阀动手。韩国的三大娱乐公司,SM,YG,JYP。YG属于CJ集团,JYP属于SK集团,SM在韩国三大娱乐公司里比较特殊,与SK、CJ、三星的关系都不一般。

文在寅没有赌赢。


2019年5月14日,首尔中央法院作出裁决,李胜利被无罪释放,走出法院的李胜利,露出了胜利的微笑。

2019年5月20日,韩国司法部检察机关发布“张紫妍事件”一案的最终调查结果,表示只能确定张紫妍曾经被迫灌酒,但无法证实案中有关的性罪行。

要以生命为赌注的调查失败,让文在寅意识到,司法已经成为了财阀的保护伞,想要动财阀,就必须先改革司法。

只有代表公平正义的司法得到正常运转,才可能撼动财阀。于是,文在寅派出了自己的心腹曹国,让其担任法务部长,主导韩国的司法体系改革。

曹国,与文在寅和卢武铉一样,以前是人权律师,专门为弱者发声,在曹国的推特上,有这样一句著名的话:

我们都喜欢《小溪里出现一条龙》的故事(指家境贫寒的孩子,依靠自身努力,闯出一片天地),但这类故事在富者越富,穷者越穷的时代里越发罕见。现在的社会是1:9的社会,小溪里几乎不可能再出现龙了,不是所有人都成得了龙了。但更重要的是,就算出不了龙,我们也要打造在小溪里,也能让鱼,让青蛙,让螃蟹都能幸福生活的世界。

在曹国领命之后,推动韩国通过《高级公职者犯罪调查处成立法案》、《检察机关调查权调整法案》等韩国司法的重大改革法案。

这一系列动作,就是为了夺权,夺韩国司法和检查机构的权。文在寅要夺司法的权,但是夺权不是那么容易的,首先司法系统的人就会反扑,更何况财阀呢。

文在寅与曹国

于是,在法案还没有通过之前,韩国检查机构先对曹国来个全面的“检查”,但是很遗憾,曹国身上没有任何毛病。

于是,发生在卢武铉身上的那一套又来了,你很干净,但是你身边的人都很干净吗?很快,韩国检查机关就调查出曹国的妻子、表弟涉嫌受贿,女儿在校期间因考试不合格而留级,但居然还获得了巨额奖学金。

在一系列事件被曝光之后,韩国的媒体再一次加入了疯狂的煽风点火的作战中,在媒体的推波助澜之下,数百万人走上街头游行,要求曹国辞职。

2019年9月9日,文在寅力排众议让曹国担任法务部长;

2019年10月14日,丑闻缠身的法务部长曹国宣布离职;

从曹国上任到离职,仅仅35天,文在寅与财阀的这场斗争35天就宣告失败。

知乎的一位网友这样总结文在寅的失败:

于外,没有独立的政治环境,受人掣肘,在大国博弈中求生。于内,没有可控的经济环境,财阀跋扈,视青瓦台如无物。于朝,没有听命的国家军队,形同傀儡,无法作为执政的保障。于野,没有团结的现代政党,人去政息,更何谈长远规划。

// 结语 //

是夕清风兴,烦云豁然开。许多年过去了,这个世界变了,又好像没变。


韩国早已告别了军政府独裁,然而遍布经济、政治、司法各个角落的财阀势力依然像乌云一样笼罩了整个韩国大地,成为了韩国民主法治改革迈不过的大坎。可以想见,在文在寅下野后,他也将难逃“青瓦台魔咒”。

没有人永远在路上,但永远有人在路上。原本只想归隐田园的文在寅再次走上这条沉重而艰辛的政途,不管他是为了继承卢武铉未尽的遗志并为一生的挚友复仇、还是为了忠实于自己的理想和灵魂,抑或是被环境和时代裹挟进了潮头,这都是他的命运。

“如果我的国家没有光明,我愿化身火炬。”

卢武铉和文在寅这对“辩护人”挚友都毅然决然地选择了“化身火炬”,哪怕这火炬的光亮还远不足以扫除黑暗。可能从他们成为律师开始,就把法律的公序良俗之道奉为己任,并笃定了终身为公平辩护、为法治奋斗的人生信念。

电影《熔炉》里有一句话是对他们这样的人最好的注解:我们一路奋战,不是为了改变世界,而是不让世界改变我们。

好在我们身在中国,不用直面如此绝望的黑暗。


惟愿在我们的国家,我们的法律人,也能笃定这种不被黑暗所改变的信仰,涌现出很多像卢武铉、文在寅这样的“火炬”,把中国法治建设的路,照得更亮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