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秒诊断600份合同,面对这样的人工智能,律师朋友们瑟瑟发抖了吗? 

在11月24日刚刚举行的2019首届法律科技创新峰会上,主办方阿里巴巴、蚂蚁金服在700余位国内外法律服务与技术大牛面前亮出了一波又一波法律服务相关的“黑科技”,有关科技是否将颠覆传统法律行业,又将如何为法律服务带来何种新可能的议题,再次引起了业界瞩目。

其中有一个值得所有法律人关注的细节:大会曝光了阿里内部曾经进行的一场特殊的“比赛”。

600份在线协议,8位专业律师用一周的时间完成审核,而人工智能仅用时1秒,并且在这600份协议中,AI标记处的问题准确率达到100%。 

这些年来,随着人工智能和法律科技行业的不断发展,这样的新闻已经屡见不鲜:

2018年3月,人工智能法律平台LawGeex与史丹佛大学、杜克大学和南加州大学法学院合作,邀请了美国20位经验老到的律师,举办了一场关于保密协议的仲裁、保密和赔偿的辩论。结果是AI完胜了这个星球上最擅长辩论的律师。准确率方面,人类律师85%,人工智能达95%;在对契约解读的准确率上,人工智能几乎达到100%,人类律师的数据则是97%。 人工智能ROSS是IBM Watson系统旗下的一款人工智能研究性机器人。美国一家知名的律师事务所已经引入ROSS办理破产相关的案件。……

不光是富士康产线上的组装女工,科技要革的不光是厂妹们的命,而是包括律师在内的所有人,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

1


技术的发展总是会带来失业和阵痛。随着新技术的问世,现有工作的数量、类型和组成都可能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举个例子,工业革命之前,欧洲有一份工作现代人闻所未闻——“敲窗人”。

他们的工作就是每天早上用一根长棍子逐一敲打客户卧室的窗户,让熟睡中的人们醒来确保大家能按时上班。然而,1847年,法国发明家安东尼·勒迪耶发明的可调节机械闹钟,让敲窗人永远地失去了工作。


 2015年至2018年,四大行的员工人数降幅高达7万,劳务派遣用工也大幅缩减。像银行柜员这样机械性、重复性的工种在科技面前最容易被替代。

哪怕是人类最引以为豪的创意类工种、艺术类工作也面临着威胁——AI设计工具和机器人小编的出现,让设计师和记者们的后背也泛起了凉意,作曲家们也发现他们绞尽脑汁一整夜写一首歌,人工智能分分钟能写出一大堆。 

当然你也不必过度焦虑,在这些阵痛里,在时代大潮里,是被毫不留情地扫进垃圾箱,还是华丽转型成为弄潮儿,你完全有权利和机会去选择。 

实际上,未来真正危险的,真正会被 AI 取代的并非哪个行业的工作人员,而是行业里那些依赖单一工具的工作人员。

 技术并不会消灭需求,只是会更新工具。 

过去的环境变化速度较慢,人们学习一项知识,即可工作终身。但在技术发展日新月异的今天,需求和工具都在不停的变换和更新,想要保持自己的价值,只有适应新时代的工作模式,把半生学习变为终身学习。 

2


对法律服务行业而言,随着市场经济的不断发展,人们对法律服务的需求肯定是越来越多——这是律师这个行业发展的根基之一。

过去10年中,律师行业的马太效应进一步增强,资源和利益继续向大所和大律师集中,而中小律师和律所则几乎被挡在了那些利润丰厚的业务之外。在全国40多万律师当中,很多年轻律师都没案子做,要么沦为廉价劳动力,要么慢慢转行。

然而在司法年初发布《改革纲要》,却明确提出到2022年,全国律师总数达到62万人的目标。 那么 未来三年之内,律师人数又增加了50%,这些新进入的律师(正常来说还是以年轻律师为主)他们的发展空间在哪里?当他们领着几千块钱的实习工资或者授薪,把宝贵的青春挥洒在重复机械的事务性劳作上,却长期寻不到案源,连维持生计都存在困难的时候,他们还有什么情操和理想可言?

这些年来大量的年轻律师苦苦支撑几年后被残酷淘汰出局退出行业,现在再加上AI技术的发展对于传统业务的改造和渗透,以及经济下行期间大量企业加强内部in house建设带来的对律师行业的冲击,竞争的残酷还将继续加剧。 

很多人认为,中国的法治建设还不完善律师制度也不够成熟的情况下,法律服务行业当前最大的问题是律师太多了。

尤其是四五线城市,很多案件律师费不过万儿八千,绝大多数老百姓根本没有找律师的动力和觉悟。

但是我想说的是,律师总人数多少且不论,好律师是绝对太少的,绝大多数的法律服务需求没有被满足,尤其是那些标的金额巨大的高端案件所需的专业律师人才,存在着巨大的缺口,整个行业的整体供给,其实是不足的。 

2014至2017年,全国法院案件受理量从1600万升至3640万,增长了2.27倍。标的金额从2.6万亿升至12万亿,增长了4.6倍。2018年和19年,经济下行带来的司法争议数量更是激增,大量新增的诉讼需求却没有体现在全国律师的办理业务总量上。

律师没有满足好这部分诉讼需求,结果是本来应该由律师解决的问题,由法院满足和解决了,这几年,法院对于信息化的要求越来越高,催生了一大堆类似华宇一样服务于法院信息化的高科技公司。 

除法院之外,很多原来由律师完成的工作,例如工商注册、知识产权代理,现在也被越来越多机构代理;各种各样的咨询公司也来分股权业务律师的蛋糕;越来越多的“法务外包”服务公司,在提供和律师类似的服务;有些会计师事务所也下设了律师业务。 明明需求旺盛,然而供给不足,这就是现状。 

所以说,律师行业的综合服务效率低下,才是法律服务行业当前最大的问题。整个行业的整体服务能力也受到影响,导致的就是整个市场体量的增长速度受到了抑制。 说到底,就是能真正提供优质、高效法律服务的律师人才,不是太多,而是太少。

不仅是人,整个律师行业的综合生产力,在互联网信息化服务时代而言,落伍了。 

3


所有的这一切,对于这些面临残酷竞争压力的律师而言,既是压力,也是机遇。 

可以肯定的是,律师并不会被人工智能完全取代,行业也不会被消灭,包括人工智能在内的供给增加会带来竞争,而竞争是好事,会促进行业的发展。

竞争的方向,一定是服务效率更高、品质更好、价格更低、能力更强的供给成为行业领导者。 

在这样的趋势下,律师的工作形态将必将被倒逼升级,律师与人工智能会进行更多的人机协作,科技的力量将为整个法律服务行业全面赋能。

对于包括律师在内的所有法律人来说,除了传统的法务专业能力,律师的“技术力”也将成为优秀执业律师的标配,甚至成为他们脱颖而出的最强倚仗。专业能力保证质量,技术能力保证效率,营销能力保证案源。其中,技术将作为底层能力带动专业能力和营销能力的提升。

所以说,如果你是一个律师,如果你还对技术持观望态度,看到一款互联网工具你就嘟囔学起来好麻烦啊有什么用啊,仅仅只是想着背熟自己的法条、看熟自己的案例,可以毫不留情地讲,你out了——哪怕现在还没out,将来你也会被out。 

拥抱技术,接触、学习和使用工具,不是说你从什么时候开始最好,而是说,现在开始最好。技术带来的领先的思维逻辑、高效能的办事方式,会从下一个小时开始,为你带来蜕变和持续的收益。

而这种蜕变和这些收益,将帮助你在未来激烈的竞争当中,脱颖而出。 好好积淀和准备,那时的你不必再吐槽师傅发的工资连喝西北风都趁不到一口热的,你不必再羡慕前辈大状们几十万、几百万、甚至几千万的大案子接个不停,你的人生将完全掌握在自己手里,你会成为时代的弄潮儿。 

最后推荐一下我们即将上线的新产品——和讼。 

和讼是一款专为法律人打造的高效能办案工具,采取脑机协作的方式提高项目管理及规划效率,大数据智能推荐功能辅助案情梳理及文书写作,打造高效的法律人办案模式,加速自我成长。 

现在这款产品已经开放内测,答应我,趁早来报名参与免费试用,名额满了就要付费了。

识别下方海报,报名试用【和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