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中国政法大学官方微博,中国政法大学比较法学研究院教授、特聘博士生导师,中国法学会比较法学研究会顾问、北京市法学会比较法学研究会名誉会长、著名法学家潘汉典先生因病于2019年10月26日凌晨5时41分逝世,享年98周岁。

法学家潘汉典逝世

潘汉典教授生平


潘汉典,号宗洵,1920年出生于广东省汕头市。他的祖父潘文铎获翻译进士(翻译科为清朝科举科目之一),官至五品。他的父亲潘澄修,清末毕业于广东法政学堂,后成为当地有名的律师,曾被选为汕头市律师公会会长。家世背景影响了潘汉典一生的法学之路。


潘汉典先生从1948年开始任上海光华大学教授(后改聘为副教授),先后辗转上海光华大学、东吴大学、北京大学、北京政法学院、中国政治法律学会、中国社科院法学所和中国政法大学,迄今已从事法学教育与研究工作达70多年。如果从潘汉典1943年的获奖论文“中国古代法学思想初探”算起,潘汉典的学术活动已经持续了76年。

先生为人低调,极少谈论自己。但他一生的法学之路却极为丰富:诸多作品见证了法学在现代中国的足迹。

受从事律师职业的父亲影响,潘汉典大学就读于上海的东吴大学法学院。同样因为战争,潘汉典入读东吴法学院期间,学校被迫四度迁址:慕尔堂——慈淑大楼——中华职业教育——新寰中学——爱国女中。

潘汉典先生东吴法学院本科学业证明他的弟子白晟清楚记得,2012年前后,有一次潘先生在学院路校区课后与学生小聚,偶然忆起抗战时期的求学艰难经历:1942年正在读大学二年级的潘汉典,得悉远在香港的母亲因病逝世。因战火阻隔,甚至未能奔丧。母亲“遗命续学”,他只有含悲苦读,学业一直处于年级前三位,而且掌握了英、法、德、日语。说到动情处,老先生不禁潸然泪下。

潘汉典先生获东吴法学院法学硕士学位时摄无论就职于哪个单位,他都没有停止学术研究。

为了研究需要,潘汉典又自修了俄语和意大利语,前后花费27年时间,使用了4种意文本,参考了英、美、法、德、日等国出版的《君主论》译本13种,参阅了关于马基雅维利思想和生平的意、英、美、德、法、俄、日等国论著17种,于1985年出版了更翔实、精准的《君主论》译著,他也于2012年被中国翻译家协会授予“翻译文化终身成就奖”。


潘汉典是公认的当代中国比较法学的奠基人之一。

关于比较法在中国的起源,在英、美、法、德、日等国著名的比较法论著中是缺失的,潘汉典通过对我国客观的历史事实地考察,明确提出《法经》不仅是我国历史上第一部比较系统的成文法典,而且是世界比较法起源上伟大的成就。

从当时所产生的社会效果及其后在中国法制史上的深远影响来说,它同东西方各国比较法的起源相比较是毫不逊色的,与更早的汉谟拉比法典一道,可以称为东方比较法起源上的双璧。


潘汉典还曾应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和最高人民法院等单位咨询,撰写过若干论文,也曾为现行宪法的“庇护权”概念提供了自己的贡献。


年近八旬时,他还接受邀请出任《元照英美法词典》总审订,与主编和词典工作人员多次奔赴上海、南京、杭州、合肥等地,寻访和诚邀东吴法学院前辈加盟,后又联系香港、台湾以及美国、加拿大等地相熟的英美法和罗马法专家,历经千辛万苦,于2003年出版了业界享有盛誉的《元照英美法词典》,这是倪征燠、姚启型、卢峻、杨铁樑、蔡晋、许之森和潘汉典等东吴学人联袂为中国法学树立的一座丰碑。


潘汉典先生笔耕不辍,始终坚持研究,为学界做出了巨大贡献。2019年10月,潘汉典先生研读70多年的译著《权利斗争论》由商务印书馆正式出版,《潘汉典学术精品集》也将于年内面世。诚如潘先生自述“是一位勤奋的学者”,在一本本书之间,在每一次笔尖的起落中,不变的是书生报国的拳拳之心。

(正在伏案签订出版合同的潘汉典老师,白晟 摄)

延伸阅读


爸爸与书——记“东吴学人”潘汉典先生


2016年12月16日,我们全家——爸爸潘汉典、妈妈王昭仪和我们姐弟三人潘百进、潘百鸣及潘百方围坐在一起读着百晟教授《东吴身影:走进导师潘汉典》的书稿,爸爸多少年来爱书、读书、买书、写书、出书的情景又一次展现在我们面前。
从我们童年记事起就跑动在爸爸的书房里,在挤满厚厚的硬皮书的书架旁,在堆满书报杂志的书桌旁,在摆着书卷画册的沙发上开心地玩耍。由于书太多家里放不下,中国政治法律学会还给了一间屋子专门摆放爸爸的书籍,在好几个高高的大书架上从地到天摆满了爸爸的书。爸爸经常信手拈来一本书,给我们讲书的名字、书的内容和书的来历,久而久之我们知道家里的很多书是中外名家巨著,是珍藏版、限量版,是年代久远的善本、手抄本。这些书来之不易,已经伴随爸爸很多年了,是我们家的宝贝。

任上海光华大学法律系兼职副教授时的潘汉典先生


在我们的印象中,爸爸总有看不完的书,中文、外文,法律、政治、历史、哲学、文学、诗词、绘画,既有古书古册,更多的是最新的法学期刊杂志。文化大革命之后,爸爸主持《法学译丛》工作,那时我们时常看到最新的世界各国法学书册期刊,包括美国的、英国的、日本的,等等。那些世界上最新的法学动态,重要的法律法规,爸爸读着写着,废寝忘食,书房里那深夜的灯光,至今还在我们的记忆中挥之不去。


爸爸眼光独到,对书有极高的鉴赏力,所以他很会订书、买书。如白教授书中提到的博登海默的《法理学》,是1945年在上海一家外文书店的书展上发现的,他很喜欢,几经周折买下了这本书并立即着手翻译。现在世人知道这是一本名家著述,可是在当年的书展上,那只是千百本新书中的一本外(英)文书,就那样被爸爸慧眼识珠地发现、翻译并收藏。


2012年12月6日,爸爸获得了中国翻译家协会授予的“翻译文化终身成就奖”荣誉称号。这个由中国翻译家协会设立的非常设荣誉性奖项,授予健在的、在翻译与对外文化传播和文化交流方面作出杰出贡献,成就卓著、影响广泛、德高望重的翻译家,是中国翻译家协会设立的表彰翻译家个人的最高荣誉奖项。每每人们提起爸爸获得的崇高荣誉,都会不断提到爸爸在法学方面的书籍、字典,可是我们作为家人特别想提到的是那一本书——《君主论》。

 意大利人写的这本书风靡全世界,多年来一直在国际政治图书排行榜前十名中闪闪发光。1985年商务印书馆“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出版了爸爸翻译的《君主论》,那是一本只有126页的薄薄的书。从1958年确定《君主论》入选“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并向爸爸约稿开始到1985年第一版面世,中间经过了漫长的27年。为了翻译这本书,爸爸做出的那些努力是常人所无法理解的。

他在接到商务印书馆约稿时,已经是掌握了英、法、德、日、俄五国外语的翻译家了。

只因为发现《君主论》一书的美、英、法、日、德各国译本的文义差别诸多、莫衷一是,遂又苦攻意文。而后以4个版本的意文原著为基础,以英、美、法、德、日各国的13个版本译文为参考进行翻译。

为了翻译好《君主论》,他对马基雅维里及其所处时代的历史、文化进行了相当深入的研究。


他遍读马基雅维里的著作及各国关于马基雅维里的研究资料,即使身在国外进行学术交流时也不忘搜集与马基雅维里相关的资料。历时廿七载四易其稿,是真真切切的字斟句酌啊。


在商务印书馆资深编辑骆静兰先生一再催促下,他才恋恋不舍地交了稿。为了帮助读者能够更好地理解原著,他在译者序中为马基雅维里作了一个精炼的小传。在书中做了220多条内容广泛的脚注,70字以上的有70条,最长的一条有200多字。一本只有126页的译著他竟为之投入了如此高的时间和精力成本,只是为了实践他自己对译著的要求——“信达”。    

来源:综合中国政法大学 山东广播电视台 搜狐读书先生千古